历史视域中的中国故事
2015-03-01 11:49:58
  • 0
  • 0
  • 3

历史视域中的中国故事

——读《中篇小说选刊》2015年第2期

                               郑润良

小说可以写得无限“小”,小到家长里短;也可以写得无限“大”,关乎家国春秋。更奇妙的是,还可以将无限小与无限大完美地结合起来。本期朱文颖、奚榜、宗利华、李清源、钟华华等人的作品都向这一方向做了有益的尝试。

朱文颖的《他乡》是一篇很大气的作品,题目本身就充满象征意味。作为生活在上海的南下干部的子女,张大民在上海这个大都市里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感。他的女儿也越来越向“流氓”化发展。经历了几十年的时代浮沉,张大民还时时梦想着回到年少时那个明朗、灿烂的时代,那时的一切毕竟是清晰的、有希望的,而不是当下的价值失范与功利至上。小说借助彩票中奖这一戏剧性的经历让贫民张大民一下子成了暴发户。但暴发户的身份同样无法让张大民找到自己在当下的位置,他的寻梦之旅也终以失败告终。小说开头写到很多中国企业雇用西方国家白人当假的临时主管提升公司品味,这一事实意味深长,代表了这一时代错乱、乖谬的文化逻辑与文化认同。在这样的文化土壤中,张大民和他的女儿圆圆想摆脱“他乡”感无疑还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奚榜是个无法归类的作家,题材跳跃度极大,却都能处理得婉转自如。新作《叠叠发夹弯》将视线转向小县城少年的内心世界。高中学生巴峰非常恐惧母亲,既因为她对自己生活上的过度关爱,也因为自己考砸时她的打骂与伤心绝望。因为自身资质与教育环境,少年巴峰的生活是灰暗的。直到他遇到了卡丁车,遇到了爱好赛车的孔老板,并由此发现了自己在赛车方面的天分。他开始幻想孔老板的亲睐将把他引导到一条通往世界赛车手的道路。小说结尾,他意识到孔老板并不能给他一个更宽广的世界,他自己也不是周杰伦电影男主角的现实版,但他还是决定走出小县城,去外面闯一闯。小说生动地展示了县城年轻人生存环境的逼仄与压抑以及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向往,结尾有几分门罗小说的意味。

宗利华的《天秤座》通过眼科医生孔先生的“朋友圈”透示当下城市中产阶层的心理状态。孔先生与妻子感情不洽,与桑那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被朋友誉为“柳下惠”的孔先生其实内心非常纠结,但他还是以传统伦理为界,艰难地保持了内心的平衡。他的朋友方乾坤则在放纵中使其了身心的平衡,方乾坤身患癌症也可以理解为他身心失衡的一种症候。小说的关键情节之一是孔先生在猴子身上做人造眼角膜实验时遭遇的心理困惑,由此辐射到人工与自然、人与动物、科技与伦理的广阔范畴,这些都深化了小说的内涵。

李清源是近来风头颇劲的新锐作家,叙述绵密、深刻。《苏让的救赎》关注的是在城乡之间进退失据的一代人。出身农村、大学毕业的苏让在城里事业无望、生活窘迫。当父亲因为打人被关进看守所,为了救出父亲,举目无亲的苏让甚至想出了“网上卖肾”的“绝招”。苏让的两次恋爱也让人看到了城市“蚁族”的心路辛酸。小说结尾峰回路转,虽然叙述处理上颇为自然,但也在无形中减弱了内在的力度。

钟华华的《纵火者》以叙述闪回的方式写一个敏感、腼腆的乡村少年因为父亲早逝,寡母兄弟饱受村霸欺凌,纵火反抗的悲剧故事,深含悲悯,颇见功力。董立勃的《梅子和恰可拜》写哈萨克青年恰可拜因为陌生人的一句嘱托,付出一生心血坚守诺言的传奇故事。梅子与恰可拜身上体现的坚贞守信的传统伦理在当下亦不失其价值。李广宇的《白糖火烧》写抗日时期普通中国百姓的民族义愤与儿女之情,二者的交织叙述特别生动真实。王一的《这么近,那么远》叙述上虚实相生、充满悬念,但从中篇小说的情节架构而言,给人欠完整之感。李望生的《箩神》叙述一个道士为了使码头装卸工人结束械斗,导演了一出戏,使一个小乞丐成为“箩神”让人们信服道家理论。王道士无疑深谙底层民众心理,知道只有“装神弄鬼”才能真正使他的道家理论深入码头工人的心中,使他们相信权威结束械斗。王道士的行为对错与否姑且不论,小说由此揭示了中国文化中一种意味深长的文化现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